当前位置:mubaa.com科技互联网大厂拼命发钱背后:加班文化遭质疑,大小周被陆续取消
互联网大厂拼命发钱背后:加班文化遭质疑,大小周被陆续取消
2022-08-12

编辑 | 游勇

进入7月以来,996和大小周没人再提了,互联网大厂纷纷反向操作,开始慷慨地给员工发钱。

先是小米,宣布向3904名员工授予7000多万股股票,小米股价不高,大概人均39万元,钱虽不多,但小米家底儿薄,都是辛苦钱,雷老板的心意也算到了。

然后是京东,决定在两年内全员从14薪涨到16薪,都是一起打拼的兄弟们,不能让大家在偏远的亦庄受了委屈。

而历来出手阔绰的腾讯终于憋不住了。7月14日晚,腾讯宣布给至少3300位员工授予共240.32万股股票,看着数量不如小米多,但腾讯股价高,相当于每人34万元。

当互联网大厂不约而同地开始给员工发钱,这让外界十分好奇,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图/视觉中国

大厂都在发钱,接下来会是谁

当然,大厂发钱也是有讲究的。

7月2日,雷军宣布小米向3904名员工授予7000多万股股票。根据雷老板的说法,这些股票用来奖励优秀青年工程师、优秀应届生和团队核心岗位的优秀员工,以及年度技术大奖获得者。

其中,入选雷老板亲自负责的小米最新人才激励项目“青年工程师激励计划”的约700名优秀青年工程师,合共将获得1604.2万股(约3.5亿元)的股票。而这700名优秀青年工程师中,最年轻的甚至只有24岁。

但没过几天,雷军又带着钱来了。这一次他要奖励的是公司核心骨干,给领导发钱可不能小打小闹,122位核心员工获得了1.1965亿股小米股票奖励,人均2400万元,用雷军的话说,“给他们类似早期创业者的回报。”

小米总共15000人,见者有份就成了吃大锅饭,不利于效率最大化。所以说,主要有三个方向,前提是鼓励先进,其次是鼓励年轻人,最后是领导拿大头。这种做法让大家无话可说,而且全面奖励技术人员,又能突出公司重视技术、重视人才的企业文化。

给小米发完,雷总没有忘记自己还是金山的董事长。小米虽是亲儿子,但金山的弟兄们也是跟着雷老板打拼多年,做人不能太过厚此薄彼。所以,7月5日一大早,雷军宣布给自己担任董事长的金山全体正式员工送去480万股股票,其中,每位员工600股,人均约2.2万元。相比起来是少了点,但心意估计算是到了。

图/视觉中国

雷军撒了三轮钱之后一周,刘强东也带着钱袋子来给“兄弟们”发钱了。京东的做法是涨薪,而且是全员涨薪,这就比较厉害了。按照方案,自2021年7月1日开始到2023年7月1日,京东将用两年时间把员工平均年薪由14薪逐步涨至16薪。

消息一出,“打工人”沸腾了,迅速将京东涨薪的话题顶上了热搜榜第一名。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其实,互联网企业大部分实行的是16薪,而且京东的薪水在圈内一直是被诟病的地方之一,所以京东这次涨薪也算是回归正常值。不过,可能也有不少京东员工不太满意,因为这次的调整没有一次到位,而是在两年内逐步涨,挂在眼前的胡萝卜无法一次给到位。

但几乎没有人抱怨腾讯的薪资待遇不高。不过,腾讯还是趁着这个热度,宣布给不少于3300位员工授予共240.32万股股票。腾讯有8.92万名雇员,也就是说,此次约有3.7%的员工将成为小马哥“发钱”的对象。

不过,腾讯对嘉奖对象要求得比较笼统,“目的是嘉许奖励人士所作出的贡献并吸引及挽留本集团持续经营及发展所需的人才。”

但等腾讯发完钱,互联网打工人已经彻底坐不住了,他们没想到,加班能内卷,连发钱这件事上,大家都开始内卷了。网友们开始疯狂艾特老板,希望能跟上内卷的步伐。“这该死的资本家居然如此甜美”,“各大佬开始给员工送福利了,目前就杭州马还没有动静”,“涨工资也能内卷起来?互联网行业就是不一样”。

发钱背后的大厂加班文化

加薪发钱的背后,其实是打工人对互联网企业“苦高强度加班久矣”。早在2016年,互联网大厂的加班文化就曾引发过热议。先是58同城在当年9月要求全员实行“996工作制”,每天上班时间从早9点到晚9点,一周上6天班,且没有任何补贴。

随后不久,浪潮公司又被曝出一封“奋进者申请书(讨论稿)”,疑似要求员工申请自愿放弃年休假,实行6×12小时工作制,并自愿进行非指令性加班等。

有关996的话题一直是社会热点和打工人的心头之痛。一边是互联网企业的“996福报论”,以及007、大小周、超级大小周等加班制度的盛行,另一边则是“前半生996,后半生ICU”等抵制和批评互联网企业加班和压榨文化的声音,双方始终僵持不下。

图/视觉中国

而大厂长期加班文化下的后果是,职场打工人身体频频亮起“黄灯”,加班致人猝死的案例更是屡见不鲜。

2020年12月3日,国美电器福州分公司一名27岁员工在年终誓师大会上猝死;仅6天后,商汤科技上海公司一名47岁业务系统开发经理,不幸在公司健身房外的沙发上猝死。

频繁的猝死事件再一次将互联网公司“拿命换钱”的加班制度推上了风口浪尖,互联网上对大厂“996”、“007”加班文化的鞭挞声不绝于耳。今年3月,有关大厂的加班问题甚至直接被代表们送上了两会议题单,建议“对996工作制进行监管”。

显然,互联网大厂的加班文化和压榨文化已然惹了“众怒”。

于是,今年6月开始,风向就变了。先是腾讯互娱旗下光子工作室宣布,自6月14日起开始实行新的工作制度,强制要求员工在每周三6点前准时下班,其余工作日21点前下班,并开始推行周末双休。

而各个大厂也纷纷“弃暗投明”,在内部掀起反“996”和取消“大小周”的讨论。先是,快手在6月24日宣布取消施行7年之久的大小周工作制,而后,字节跳动和美团也相继在7月9日、7月14日宣布取消大小周。

在此之前,字节跳动曾针对“要不要让员工继续执行大小周制度”做了调研,但结果显示,支持取消大小周的和不支持的均占了1/3,以至于字节跳动一度犹豫了很久,但最终还是迫于压力,宣布取消。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各大厂发钱、取消大小周的同时,人民政协报刊发了一篇来自于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原驻会副主任凌振国的文章。

文章指出,“平台经济要在发展中体现和贯彻以人民为中心、以人为本和共同富裕思想,坚决防止和避免囤积式垄断、割韭菜式竞争和无休无限地榨取剩余劳动力及其高额剩余价值,甚至把员工不顾命的飞骑奔跑的分分秒秒都与精准计算的元角分挂起钩来,无视员工的基本权益保障和生命安全。”

事实上,无论是取消大小周,还是突然开始发钱,互联网大厂们不是突然良心发现了,而是迫于舆论压力、出于维护自身形象的无奈之举。

但发钱终究还是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事情,正如一位网友评论腾讯发股票的时候说的那样:“福利加薪这种事儿就该卷起来,从大厂开始,不要停。”

各种精美短文、往刊读者文摘、故事会、意林等……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